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忙盲茫芒 > 你有、我有、全都有

你有、我有、全都有

 

午夜的收音机,轻轻传来一首歌,那是你我都已熟悉的旋律。就是——“你有、我有、全都有,咿呀呦,咿呀呦,诶嘿嘿咿呀呦……”。

 暗夜里,不知哪只“屌丝”在听这么老的歌。对于已走向慵懒,期待“鲜花着锦,烈火烹油”一般深度睡眠的人来说,遭遇这么激动的前朝红歌,不啻为平地一声惊雷。

什么是你有、我有、全都有的?亦或什么是你木有、我木有、全都木有?

墨镜?是不是都有不知道,反正我有,还不止一副。

信仰和依托?

我问了很多人,*&%¥#@……,答案不一。

有信主的,有信货币的,有信偶像的,比如新出生的婴孩即为其信仰,也有什么都不信的,也有想信点啥,但是一直没有信成的。

什么都不信是不是会痛苦?我觉得是。这种张皇的感觉,在“新哲学偶像派作家”周濂先生的新书《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》中被描述为“每个人都提溜着无处安放的自我在人群中游荡”。

 

插播一条广告:这本书是本人在暨《哲学的慰藉》(资中筠译版)之后比较喜欢的一本好书。最近买了十来本送客户,皆曰不错。

 

想起去年,我跑四大行(广告)。一位真诚MM带去过一个地下教堂。之前她在MSN上很虔诚地不断向我介绍教义,期待着“收割”我。在现场,我听到了许多超出想象的案例,比如两位弹琴唱诗的小MM在主的安排下,高考后如愿去了北大读书。再比如,主为四大行的MM安排了“一次性摇中车牌”,在京如愿入手一辆高尔夫。

彼时,大厅中所有教友至诚如神,目光清澈地女似苏樱,男似王成。同声高唱,齐整祷告,谦和有礼,让身处一室的我深受感染和鼓舞。但是,我对这种“集体性意识,整体性动作”一直在心理上天然地过不去,所以最终思想上未能完成人生“割礼”。

偶像周濂在书中写道:

人这一生,迟早会把自己交付给一个比自己更高的存在者,或者上帝,或者组织,或者爱人、诗歌、金钱,以及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主义……问题在于,你在交付之前,是不是经过百转千回的痛苦思索和挣扎?在交付之后,在那个更高的存在者阴影下面,你能否还保佑哪怕一丁点儿的怀疑和反思?太过轻易的委身于人,总让人怀疑之前的挣扎缺乏真诚。交付之后便意志坚定地把它当作福音传递他人,则是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蒙昧,哪怕它以信仰的面目呈现。

夜深了,我还是继续装睡吧,其实我是想真睡。也不知道未来是否会有人叫我,无论叫醒或者叫不醒。



推荐 0